mew

嘘……小小的栖息地

主要写些游戏同人,脑洞无比清奇,但文笔不好,隔很久才上,挖坑不填非常多,还请见谅!






有兴趣翻到这的话列一下有脑洞过/主看的,非常,非常长,慎阅:

博爱:perfume, FS携带版/无限,雷顿教授,L4D,MGS

Pro:ED,CA,AA(a哥和二大爷),AD(a哥和呆死萌),卤蛋兄的暂时没有

AC:DE(大番茄和ezio),ED(风流ezio和呆死萌),MA,AE

生化:WC/WL(大概就是Wall)

patapon3:西罗x菲娜(公主),
黑暗英雄全体→西罗或者内销

寂静岭:1代哈里和冰封的哈里,2代james和三哥,3代CH/AC/教会日常吵架组/DH温馨日常可有,4代1121,全系列混合同人

幽灵诡计:西塞尔和导弹(日常)

灰色庭园:打火机x油炸花,墨镜x油炸花,油炸花官配

journey:一直想写写看的游戏

Splatoon:姐妹偶像

结束,欢迎安利
动漫的太多就不列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并没有彩蛋!耶!

亲子组小日常
送给 @万年青 太太(⑉°з°)-♡爱您

就是这张啦

谢谢大家看我唠叨……

今天来说AK没讲完的部分和KA,传说中的青梅组(自己起的)

有一期ms上阿酱有提到过自己拉着其他俩去联谊,然后自己再把各自喜欢的男孩叫上。结果小诺临时有事没法去,就变成了阿酱和yuka两个人去。

具体谁先到的我有些忘了,可能是俩姑娘先到,然后就开始聊天。接着邀请的男孩子也来了,很友好的打招呼之后就开始逛街了。

老爷子:「那你们那场联谊氛围还不错啊!」

阿酱:「唉……可以说是不错……不过四个人到齐之后就开始女孩子和女孩子一起男孩子和男孩子一起了。我和yukachan走在前面他们走在后面。」

老爷子:「啊?…」

结果就是这次联谊就变成双方都过去当电灯泡,AK俩在前面嘻嘻哈哈,俩汉子在后面谈笑风生,最后圆满结束的故事了。 可以说这次联谊又促进了两对的感情。(哪里不对)

阿酱虽然连在jpn场刊里都是唯一一个穿裙子的(其他俩都是西装)但是丝毫不影响她男友力的体现

她们在早期beehive时期,一次三个姑娘在房间里头玩,布局是那种长沙发

大概坐的位置就是

yuka 小诺 阿酱

小诺一直在看东西,旁边的yuka看了一会儿就往小诺那蹭了蹭,最后直接拐着小诺,头靠在了小诺的肩膀上(这里有点NK啊233)

过了一会儿,小天使最先反应过来,直接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递给yuka,yuka一脸「啊帮大忙拉」接过了外套。

所以yuka其实是冷了……结果靠在最旁边的阿酱发现了,直接外套一脱递过去。

阿酱!!你脱外套的时候都特别帅!!真的!!

【这一段网上也有视频,有兴趣可以看一看】

青梅爆糖有时候明显,有时候则需要你一双会发现的眼睛

这里我们正好开始讲KA

一期户外(shower?),一首完毕之后老诺站在前面超级帅的高举手臂,这里大家的视线全部吸引到了老诺那

那KA俩在做啥子呢

yuka是站在最后面的,然后这个换站位的时间(大概是几秒)她走到了阿酱的旁边,右手在阿酱腰的地方摸了几下

因为是背后动作大家可能都以为是yuka手放在阿酱的腰上,并且很快就放下了 …………

其实是yuka行云流水般摸了几下阿酱的腰,阿酱往后靠了一点点……这俩动作之老练自然娴熟不禁让我……(被pia飞)

提问:yuka长的那么可爱的姑娘如何攻得下酱妈!

yuka的成长历程大概是这样:
害羞姑娘→萌萌哒姑娘→超可爱的小恶魔→总裁

酱妈的成长历程大概是这样:
元气少女→元气少女→有些小坏的小天使→大天使

总结一下就是随着yuka的刘海由碎刘海变成西瓜皮,她也越发开始由小恶魔变成了另外一个完全没有想到的属性,从jpn的那张西装让我看到了总裁k攻的无限可能性

\场刊大法好/

这里务必安利一下我曾脑洞过的

〔Pick me up〕x〔ナチュラルに恋して]

大家一直说的买买买2 x买买买1

【恶搞】【小学作文】【有毒】

穿着一身白裙的女孩正靠在店外头的墙上,时不时地踮起脚尖,一会儿又抬起手腕看看手表。
没多久,十二点的钟声准时响起,也敲醒了她有些停滞的思绪。
女孩摇摇脑袋,努力把瞌睡虫赶跑。总归是耐不住驻足一处等待,嘟了嘟嘴准备在附近走动,顺便找找那两个熟悉的身影。
这时,一只直直伸开的手臂挡住了她的去路,女孩似乎是被吓到了,刚迈开的步子又缩了回去,呆愣愣的转头看着那个比自己高出些许的长发女人。
“阿酱。”
虽然头发长了许多,声音也微微有些沉闷,但是……
“yuka……chan?”
看到对方脸上现出笑意,她这才确定这个答案。
只是她们现在这个距离就在公共场合实在太近了吧!!
阿酱突然一把抱住yuka,这样刚好可以把头埋进她的脖颈里。随之yuka便听到了一阵绵绵的声音:
“ka一一shi一一你迟到一一了”
“路上有些耽搁了,不好意思……”
yuka看着正蹭个不停的阿酱,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脑袋。
“一会儿进去想买啥?~”
“随便逛逛!不然难得休息日就浪费在家太可惜啦!…”
yuka点了点头,淡定地搂着阿酱走进了商场。

总裁内心:怎么我变化那么大她都没有一点疑问么!!不管了这个时候的阿酱果然好软好可爱^q^(摸摸摸)
团子诺:我呢!!你们就把我落下了啊!!一脸八字眉啊!!
阿酱(打喷嚏

以上如果产生不了画面感的,可以去看一下这俩歌的pv
ナチュラルに恋して加上pmu里的yuka
ナチュラルに恋して这个真的舞和pv都超可爱……加上voice和单间disco这俩至今未被撼动过地位……看了会上瘾……少女心爆棚……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总裁k真的攻一脸……

阿酱是个很容易被感动的姑娘,所以每次live结束后忍不住都会哭出来。
有一次live拍到阿酱哭着下台的时候yuka上去抱着她。上一次说到的摸头杀也是yuka笑着在抚平阿酱的情绪。
这对怎么能这么戳……
老夫老妻老夫老妻……

最后晚入坑的小伙伴可以听下k&m,三角砖的歌都超级喜欢!还是那句喊了一百次的话求办女子限定唱kiss and music!!!唱communication!!
阿酱那句「就是那天的事啊」我可以循环一百遍
yuka嘟嘴我能循环一百遍

唠叨完毕
两个大暖男的青梅组宣传结束!

审阅一遍没有问题,我已经把污的内容都删掉了!浑身发圣光!

忍不住还是更掉了。脑洞出来不写容易忘……

下次更新六月中上旬
犹豫要不要打tag,想想还是暂时不打


解释下为啥蛮多人称呼阿酱和yuka为小天使和小恶魔……大概小恶魔最早是从Happy里出来的(没看过强烈推荐,小恶魔各种戳)可能了解小恶魔系的女生就比较容易懂。
yuka撒娇好可爱(倒地)
然后阿酱是因为性格,超元气超乐观的一个妹子。很多小细节很贴心。可以想象一下当初阿酱拉着yuka的手说要组队的时候,yuka视角的阿酱就是浑身发圣光的天使(啥)
小天使遇到了一个因为哥哥想考艺校所以就一起去考了艺校的害羞姑娘,然后哥哥没进她进了。。小天使拉着害羞姑娘组了队,又在电梯里把当时的校内歌姬小诺拉进了队,组成了雏形的perfume。

小天使时期的阿酱真的是天然到极致……看以前的她们参加的综艺和访谈就看得出来…。然后ak这俩一起欺负小诺也是从小就培养起来,这个具体可以看很多以前的节目。

另外阿酱可以算是perfume里的一个制造笑点的人,她讲话方式很有意思(一直冒出的拟声词和广岛腔)早期让人哭笑不得的情况很多
她们参加笑笑就好的几次强烈推荐,阿酱讲话真的太搞笑从头笑到尾……
「这孩子讲话方式就这样吗?」
「啊是的,很难懂吧(笑)」【三个人吃东西的一期】
另外阿酱拟声词到目前已知的除了她的家人就只有yuka可以无障碍直接听懂(napi听不听得懂不知道)

这俩早期的时候也很“坏”,属于合伙欺负人
除了老诺也有吐槽主持人之类的……【yuka吃冷饮一期】
一唱一和的那种 ,很有意思
现在就收敛了很多
仔细看会发现阿酱有一小点腹黑,这个蛮多人不同意但我真的!觉得!现在当然就不容易发现了。
然后没人吐槽便更加把猛烈的炮火对准了老诺(心疼)

不谈这些阿酱绝对是标准小天使,现在变成了大天使。更加沉稳,也比以前更懂怎么应对各种场面。虽然紧张的时候依旧会发冷。少了以前一点调皮,是个大姑娘啦。

阿酱真的很宠yuka(或者说青梅组关系真的好的没话说)这个肉食小公主不习惯吃柑橘蒂,坐在旁边的酱妈二话不说把去蒂的塞她手里。
「各位观众,其实这个蒂是吃了很有营养的,最好是不要拿掉。不过yuka她吃不惯」
  然后拿过yuka手里的橘子递过去一个剥好去蒂的
秀恩爱不能这么搞啊喂!!!太犯规了吧!!
  最戳的还是酱妈这一系列动作期间那种很平常的表情。(大家懂)
然后其他一系列这俩姑娘眼神交流心意相通各种高共鸣率各种拋话接话实在太多,不一一列举。。
另外yuka在live上有对阿酱摸头杀过。然后阿酱有熊抱过yuka。
表情不要那么可爱啊!!!血袋!!
阿酱厨艺大概是三个姑娘里面最好的【详见sol的宣传】然后yuka又有一点挑食。
捉住她的心先捉住她的胃!重点啊!!敲黑板!

发现自己光是写青梅组就已经写了一堆,而且最重要的还没写完……下次有时间再写下KA的因素。
青梅写完如果有需要还会写其他几对的萌点之类的,帮大家开发一下……总之有人看的话就写下去……

 

 
 
  

【CH】一些小段子

  ---游戏三代  

  ---克劳蒂娅 x 希瑟/阿莱莎      微1121

  ---有些ooc,有改动 。最后一个有bug,为了好写就orz

  ---突然想写这对……想到啥写啥,所以顺序别介意…… 



【全文】  
 

   1.听说今天是克劳蒂娅女士外出约会的日子。  
  
      这个消息也不知道是谁放出的,也许是从那个她的死对头文森特那传出的消息。不过肆意猜测不是她们的本职,所以一阵骚动后大家就又开始各做各的工作,以至于一阵诡异的轻哼声慢慢移动到教会的大门那都没有人出声询问。   

      这大概是伟大的教会领袖出去跑业务。

   2.希瑟在生日的时候收到了一束玫瑰花,送的人及来处都未知,这让她不禁对这个礼物一阵猜疑。    
     “这年头会有人暗恋我?”    
     “怎么不会。”   
     在道格拉斯一阵笑声中,她从花束中翻出一张贺卡。      当赫然看到反面那个令她作呕的标志时,她默默把花扔进了垃圾桶,转身进屋。       

  
    3.“你这老女人又在搞什么鬼?!最近教会收入本就很少了,你还用那么多!你别告诉我你都用去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你闭嘴!这是为了救赎一切必须做的!”  
      克劳蒂娅暗暗决定下次文森特再在自己送东西的时候啰嗦,就一刀捅进他讨厌的喉咙。   
 

    4.希瑟在教会里偶然找到了克劳蒂娅呆的房间,里面十分简单,不过放了一张引人注目的粉色卡片。
      「致我最爱的阿莱莎」   
       她莫名觉得心烦意乱。    

    5.剧烈的腹痛又一次来袭,混沌侵蚀着希瑟的大脑,迫使她慢慢倒下,无力地看着金发的女人慢慢走远。   
      “别走……”    
      “你……到底是……”    
      脚步声意外地住了,接着她发现那个女人又一次走向自己。    
      努力把视线上移,接着一双冰冷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脸,温柔摩挲着。  
      她似乎再也撑不住了,便昏厥在那个陌生女人的怀里,最终也未能听清答案。

    6.“阿莱莎!阿莱莎!”    
       一阵敲门声让阿莱莎从噩梦中醒来,跌跌撞撞地跑去打开房门,与她超不多高的女孩正满脸笑意。
       房内的孩子们白了她俩几眼又躺下了,而一束晃眼的光却是不知趣地在里面不断移动着。  
       第二天,克劳蒂娅愧疚地握着阿莱莎的手。  
       “对不起……害的你赔我一起受罚……”  
       “说什么傻话,不是你来找我我都快闷死了!”  
       比她大几岁的阿莱莎温柔地摸了摸女孩的淡金色头发。   
       “以后再带我去吧,我很喜欢萤火虫。”  
       “嗯!”      

     7.“给我找到这个女孩。”    
        道格拉斯发现自己的雇主递交照片的时候手似乎有些颤抖。

     8.希瑟有些懊恼地发现自己的吊坠在先前的争斗里不知去向。  
        该死!那可是爸爸给的吊坠!    
        她忿忿地拔出插在文森特身上的匕首,一步一步靠近着那个疯子。
        “只要杀了你!杀了你!一切就都……”  
        燥热的鸣声在脑中炸裂开来,像是要把自己撕裂成一个个碎片。  
        对面传来女人得意的笑声,让她更是把牙关咬的作响。    
        是自己给圣女带来了痛苦吗?    
        是自己让圣女充满着仇恨吗?   
        这是让一切归于原点的代价,这是洗清一切罪恶的代价。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被救赎。”    
        这一片由心爱之人创造的乐土,她是无权踏进的。         即便在永远的黑暗里徘徊度过剩下的日子,她也无怨无悔。   
        多么可恨的女人……多么可悲的女人……   
        希瑟内心的角落,一个女孩正悠悠唱着儿时的歌谣,拉起另外一个女孩的手,逐渐消失在无际。   

     9.“你……你不该这么早来。”
        克劳蒂娅见到希瑟的时候有一瞬的慌神,她还没做好一些准备。                     
        希瑟轻笑一声,手细细的拂过木制的长凳,在有些暧昧的距离停了下来。
        “My little Claudia……”
        克劳蒂娅瞪大了双眼,像极了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明明眼前的人还是那个少女的模样,她恍惚间竟是看见了金色的头发里现出暗色,而愤怒的目光中开始透露出无尽的柔和。
        “我不想……不想你再那么错下去……”
        希瑟抱住了这个有些衰老的女人,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克劳蒂娅几十年的狂热与坚持,在此刻轰然崩塌。

    10.听说最近克劳蒂娅去拜访了一位叫沃特苏利文先生的家。
        回来的时候她似乎带了很多锁和锁链,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不过从她疯狂的眼神里看出现在不要太接近她为好。

      End
        
        

yuka的移动城堡(1)




【正文】

  …………
 

“好久没回广岛镇了呀。”

  一个带着草帽的女孩费力地将行李箱翻了过来,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已经被揉皱的纸。上面大概写了些杂七杂八的琐事,中间不知道是谁用那种极其亮眼的颜色写了几个大大的字和笑脸。
  她开始拖着笨重的行李箱前进,找到寄放点之后似乎没了接下来的目标。街上好像在为什么事而举办着阅兵,虽然这和她无关,不过有些嘈杂的欢呼声和乐器的高亢合奏确确实实打乱了她的思路。
  女孩皱了皱眉,逃似的挤出人群,弯进了小巷。
 
  “在哪呢……”

  她埋头研究着纸上的字迹,走着走着竟是撞进了一个高大怀抱。
 
  女孩一惊,急忙后退几步,脑子里还在组织语言准备道歉的时候,上方的人倒是先开了口。

  “你在找什么呢,小可爱?”
  被撞到的男人并没有生气。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比他矮了几个头的小家伙,好脾气地等着她的回答。

  女孩的视线开始慢慢上移,当看到刺眼的蓝色时马上又低下头一一那是驻扎在镇里的士兵穿的衣服,很标志的海蓝色。

  她的手抓了抓裙摆,顿了好久才开口道:“我是来找我妹妹的店……”

  “那要不要我为您带路呢?”

  “不用劳烦您!”

  她至始至终都是低着头,大大的草帽刚好能遮住她的脸。她看不见士兵的表情,同样的对方也看不见她的长相。
  见对方不再搭话,她赶紧向一旁走去。不幸的是又一个冒出的声音让她不得不停下。

  “这个女孩是……”

  “哈,我在这站岗呢。这小家伙不知道在看什么就撞到我了。”年轻的士兵笑笑,伸手把想凑近看看的同伴拦下:“你那大胡子肯定会吓着她的!”
 
  被拦下的可怜虫只能低下头,好奇地打量着女孩。如果他观察够仔细的话,应该是能发现那对微微有些颤抖的肩膀。

  正当女孩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轻快的喊声从后面传来,把众人的吸引力给拉了过去。
 
  “嘿,你跑哪去了!让我好找!”
 
  来者毫不客气地搂住女孩的腰,但眼睛却是直直地看着那两个士兵,没等他们发问倒是先开始解释了起来。
  “我是这家伙的朋友。”她稍微把身体前倾了些,眯着眼睛看了看小巷的深处,暗中手已经开始比划起来。
 
  士兵正纳闷的时候,身体居然开始不听使唤地动了起来,还是踩着非常标准的军步紧靠着向女孩来的方向前进。两人似乎是还没搞清楚状况,竟是走了老远。
 
  “失礼了───还麻烦两位去别的地方巡逻吧───”
 
  背后传来有些愉悦的声音,不过他们估计是没有听见了。

  确定士兵已经走远,来者才松了口气。手臂往女孩的方向靠了靠,小声说:
 
  “接着走,有人在跟踪我们。”
 
  女孩一愣,一堆疑问的话硬是被逼了回去,毫不犹豫地挽住了她。
  大概是女孩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穿着一身黑的人不算坏人,况且刚刚帮自己解围的也是她。
 
  “刚刚那两位先生也不是坏人,还是原谅他们吧。”

  看着女孩有些瞪大的眼镜,她轻笑一声,又凑近了些。

  小巷的深处女孩大概是来过的,不过记忆早就模糊不清。很简单的石子路一直延伸出去,两边也是狭窄到勉强够两人并排通过,不过没了外头的喧闹,只有时不时现身的暖洋洋的日光。不算上缝隙里不断冒出的诡异的黑色液体,大概还是个比较开心的散步吧?

  自己挽着的人在不断提速,女孩也只好加快脚步。后面不用想也知道跟着一群不明物。她甚至还能听到它们追逐时不小心弄翻了流浪汉的酒瓶而发出的刺耳声音。

  越走越快……心跳都跟着愈发加快了……

  “不好意思,把你牵连进来了……”
  背感受到了安抚似的轻拍,让她的内心平静了些许。不过当她看到远处准备包抄她们俩的家伙们出现时又开始颤抖起来。

  “旁边好像是死路啊!!怎么办?!”
  “…………”
  “喂?”

  她们已经走进了那条死路。追击者大概是发现了,两边都迅速涌了进来,黑压压地朝两人扑了过去。

  女孩双手捂住了眼睛。

 
  TBC

 
─没想到自己会继续写这个脑洞!!虽然还有想写的但是还是放下次吧
如果有机会写到后面就会和原剧情开始有不同了,目前还都是差不多。bug处见谅
不能直接写名字很痛苦,下一章可以写了大概
另外俺有一篇KA的卡壳了,希望早点写下去orz

yuka的移动城堡(序)

─如题是借哈尔的移动城堡的剧情

─ooc

─年龄差有 

─大概就这些


【开头】

  广岛镇是个还算宁静的小镇。
 
  大概在几十年前,远巡的航队七弯八绕终于是进入了这片区域,久经战争血染的眼睛环视着这片仿佛仙境一般的土地,瞬间变的清明起来。
  前一秒像是要发出暴躁鸣声的巨大船只开始小心翼翼地停靠,落锚,仿佛也是害怕惊动了这还在沉睡的地方。
  本是群聚起来的士兵们快速地排成两路,安静地看着踱步走出的人。在兜帽的阴影下看不清她的面孔,只是她走路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几乎是成了一阵风,顷刻间就已经到了队首的地方。

  为首的高大男人机械式地行了个礼,沉闷沙哑的声音缓慢却有力地传来:

  “恕我冒犯…大导师还是希望您能与她并肩作战。我想您也是念旧师恩的人。”

  “……”

  她瞥了瞥远处脱下帽子的船长,许久才又迈开了步子。

  “麻烦您…替我感谢师父的谅解。再会。”
   没有一丝犹豫,她就如此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静谧的夜在一片鸟鸣中结束 温和的阳光缓缓落下,同往常一般照亮了每个地方。

TBC

我随便画的衣服真的是。。无视那个吧。。。重点是我好喜欢阿酱团子。。超暖。。想养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