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w

嘘……小小的栖息地

主要写些游戏同人,脑洞无比清奇,但文笔不好,隔很久才上,挖坑不填非常多,还请见谅!






有兴趣翻到这的话列一下有脑洞过/主看的,非常,非常长,慎阅:

博爱:perfume, FS携带版/无限,雷顿教授,L4D,MGS

Pro:ED,CA,AA(a哥和二大爷),AD(a哥和呆死萌),卤蛋兄的暂时没有

AC:DE(大番茄和ezio),ED(风流ezio和呆死萌),MA,AE

生化:WC/WL(大概就是Wall)

patapon3:西罗x菲娜(公主),
黑暗英雄全体→西罗或者内销

寂静岭:1代哈里和冰封的哈里,2代james和三哥,3代CH/AC/教会日常吵架组/DH温馨日常可有,4代1121,全系列混合同人

幽灵诡计:西塞尔和导弹(日常)

灰色庭园:打火机x油炸花,墨镜x油炸花,油炸花官配

journey:一直想写写看的游戏

Splatoon:姐妹偶像

结束,欢迎安利
动漫的太多就不列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并没有彩蛋!耶!

【CH】一些小段子

  ---游戏三代  

  ---克劳蒂娅 x 希瑟/阿莱莎      微1121

  ---有些ooc,有改动 。最后一个有bug,为了好写就orz

  ---突然想写这对……想到啥写啥,所以顺序别介意…… 



【全文】  
 

   1.听说今天是克劳蒂娅女士外出约会的日子。  
  
      这个消息也不知道是谁放出的,也许是从那个她的死对头文森特那传出的消息。不过肆意猜测不是她们的本职,所以一阵骚动后大家就又开始各做各的工作,以至于一阵诡异的轻哼声慢慢移动到教会的大门那都没有人出声询问。   

      这大概是伟大的教会领袖出去跑业务。

   2.希瑟在生日的时候收到了一束玫瑰花,送的人及来处都未知,这让她不禁对这个礼物一阵猜疑。    
     “这年头会有人暗恋我?”    
     “怎么不会。”   
     在道格拉斯一阵笑声中,她从花束中翻出一张贺卡。      当赫然看到反面那个令她作呕的标志时,她默默把花扔进了垃圾桶,转身进屋。       

  
    3.“你这老女人又在搞什么鬼?!最近教会收入本就很少了,你还用那么多!你别告诉我你都用去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你闭嘴!这是为了救赎一切必须做的!”  
      克劳蒂娅暗暗决定下次文森特再在自己送东西的时候啰嗦,就一刀捅进他讨厌的喉咙。   
 

    4.希瑟在教会里偶然找到了克劳蒂娅呆的房间,里面十分简单,不过放了一张引人注目的粉色卡片。
      「致我最爱的阿莱莎」   
       她莫名觉得心烦意乱。    

    5.剧烈的腹痛又一次来袭,混沌侵蚀着希瑟的大脑,迫使她慢慢倒下,无力地看着金发的女人慢慢走远。   
      “别走……”    
      “你……到底是……”    
      脚步声意外地住了,接着她发现那个女人又一次走向自己。    
      努力把视线上移,接着一双冰冷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脸,温柔摩挲着。  
      她似乎再也撑不住了,便昏厥在那个陌生女人的怀里,最终也未能听清答案。

    6.“阿莱莎!阿莱莎!”    
       一阵敲门声让阿莱莎从噩梦中醒来,跌跌撞撞地跑去打开房门,与她超不多高的女孩正满脸笑意。
       房内的孩子们白了她俩几眼又躺下了,而一束晃眼的光却是不知趣地在里面不断移动着。  
       第二天,克劳蒂娅愧疚地握着阿莱莎的手。  
       “对不起……害的你赔我一起受罚……”  
       “说什么傻话,不是你来找我我都快闷死了!”  
       比她大几岁的阿莱莎温柔地摸了摸女孩的淡金色头发。   
       “以后再带我去吧,我很喜欢萤火虫。”  
       “嗯!”      

     7.“给我找到这个女孩。”    
        道格拉斯发现自己的雇主递交照片的时候手似乎有些颤抖。

     8.希瑟有些懊恼地发现自己的吊坠在先前的争斗里不知去向。  
        该死!那可是爸爸给的吊坠!    
        她忿忿地拔出插在文森特身上的匕首,一步一步靠近着那个疯子。
        “只要杀了你!杀了你!一切就都……”  
        燥热的鸣声在脑中炸裂开来,像是要把自己撕裂成一个个碎片。  
        对面传来女人得意的笑声,让她更是把牙关咬的作响。    
        是自己给圣女带来了痛苦吗?    
        是自己让圣女充满着仇恨吗?   
        这是让一切归于原点的代价,这是洗清一切罪恶的代价。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被救赎。”    
        这一片由心爱之人创造的乐土,她是无权踏进的。         即便在永远的黑暗里徘徊度过剩下的日子,她也无怨无悔。   
        多么可恨的女人……多么可悲的女人……   
        希瑟内心的角落,一个女孩正悠悠唱着儿时的歌谣,拉起另外一个女孩的手,逐渐消失在无际。   

     9.“你……你不该这么早来。”
        克劳蒂娅见到希瑟的时候有一瞬的慌神,她还没做好一些准备。                     
        希瑟轻笑一声,手细细的拂过木制的长凳,在有些暧昧的距离停了下来。
        “My little Claudia……”
        克劳蒂娅瞪大了双眼,像极了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明明眼前的人还是那个少女的模样,她恍惚间竟是看见了金色的头发里现出暗色,而愤怒的目光中开始透露出无尽的柔和。
        “我不想……不想你再那么错下去……”
        希瑟抱住了这个有些衰老的女人,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克劳蒂娅几十年的狂热与坚持,在此刻轰然崩塌。

    10.听说最近克劳蒂娅去拜访了一位叫沃特苏利文先生的家。
        回来的时候她似乎带了很多锁和锁链,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不过从她疯狂的眼神里看出现在不要太接近她为好。

      End